092012
 
《美国医学会杂志》1997年10月8日一期的封面(图片:JAMA)

《美国医学会杂志》1997年10月8日一期的封面(图片:JAMA)

(文 / Pranab)我一直是 “JAMA 在线”(JAMA Online)这个网站的热心读者,而 JAMA 实体杂志每一期的封面,也都令我特别感兴趣。这里做一点说明,JAMA 是《美国医学会杂志》(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),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医学刊物之一。

20 世纪 60 年代以前,JAMA 的封面上一直印的是当期目录,后来他们开始把各种艺术作品印在封面上,并且对应有一篇内容相关的散文。在我看来,这正是一缕温柔之线,串联起科学与艺术——所谓互不相连的两块大陆。长久以来,我一直很欣赏 JAMA 的这个特点。其中有一位编辑,泰瑞丝 · 索斯盖特(Therese Southgate),她在这方面的贡献尤为突出。多年以来,索斯盖特博士一直在为该杂志的封面选择画作,并配上文字稿。她曾为 JAMA 的艺术政策写过一份令人信服的辩护 [1]

尽管医学与艺术两者初看起来相去甚远,其实它们有着共同的目的:弥补自然界的缺陷。两者都试图通过完善不完善,修复失落的,以臻至善至美之境界。

美妞与美波:JAMA 的封面艺术之分析

虽说我是 JAMA 封面艺术的铁杆粉丝,不过这里要说的主题不是它,而是另一篇,《英国医学杂志》(BMJ)上的一篇论文,作者分析了 JAMA 封面艺术的内容。——别问我怎么找到这么一篇文章的,总之我发现了,而且读了觉得很高兴。 谁说科学研究就该是枯燥到爆的呢?这篇论文绝对不枯燥!

《美妞与美波:JAMA 的封面艺术之分析》 的几位作者,起初是把该文作为读者来信向 JAMA 投稿,结果,在 9 个月的编辑评估和同行评议之后,竟然被拒稿了! 于是,他们很明智地将文章投给了 BMJ ——目前英国仅有的一家幽默感尚存的出版物,最后果然得到发表。

《美国医学会杂志》1997年3月5日一期的封面(图片:JAMA)

《美国医学会杂志》1997年3月5日一期的封面(图片:JAMA)

在本文中,作者考察了 1997 年 3 月至 1998 年 3 月,总共连续 50 期的 JAMA 杂志,分析了出现男性和女性形象的封面艺术的数量和性质。作者发现:

“我研究了从 1997 年 3 月 19 日刊开始的,整整一年连续 50 期 JAMA 杂志。在这 50 期中,有 34 期(占 68%)封面出现了人类形象;其中 15 期为女性主体,13 期为男性主体,6 期为男女皆有或性别不明。在描绘人类的 34 个封面之中,有 25 个(占 74%)呈现了一种程式化的性别图像——也就是把女性描绘为主要用于(欲望的)“对象”,而男性则是(强有力的)“主体”。有 5 期封面表现的,是女性从事护理和清洁等传统性的工作,有 8 期将女性描绘成洁白的、柔软的、纯洁的、天使般的形象,或者是富有性意味的人物。13 期封面中的女性,眼神闪避或低垂,显得十分温顺。男性则正好相反,总是无一例外地以权威性的角色出现,诸如宗教人士、学者或者军事人物,眼睛总是直视读者。

“在出现女性的 15 期封面之中,有 12 期出现了婴儿,有 6 期出现了裸体。而与此相反,只有一张以男性为主体的封面图片中包含有孩童,此外,没有任何一期的封面艺术男性裸体。在男性和小孩共同出现的那期封面上,那个男人并不是孩子的父亲,而是医生。婴儿与乳房,在 50 期封面里的 12 期上都有出现。”

《美国医学会杂志》1997年8月27日一期的封面(图片:JAMA)

《美国医学会杂志》1997年8月27日一期的封面(图片:JAMA)

远远不止 “奶与娃”:对封面艺术的再分析

有意思吧。

作者认为,上述这些封面设计中,使用了程式化的性角色设定,有其不可告人的险恶用心。尽管我不能完全同意这一观点,但是作者他们的担心——这些艺术的真正诉求很容易遭到曲解——我倒是绝对赞成。JAMA 杂志一直是妇女保健和妇女权利的主要倡导者,在消除医学职业性别差异的这场革命中,JAMA 也始终站在前列。

这篇论文在快速评审人之中激起了一些极为强烈的反应,后来还发表了一篇特别强烈的评论 [2] 。我完全赞同评论作者肖瓦尔特(Showalter)的下列意见: 所谓 “程式化的性象征”,其确切定义仍然存在争议,且该文在表达异议时,对于所提到的图片的处理手法,确实有些吹毛求疵了。肖瓦尔特进一步富有逻辑地辩称,把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之类的人物描绘得具有权威性,更多是为了符合史实,而不是为了程式化的性象征。

另一篇快速回复 中,贝文(Bevan)博士列出了几条非常有科学逻辑的结论来批评此文:

  • 研究未受控;
  • 选取封面的取样范围没有比较;
  • 违反了统计学的基本规则(我认为应该是传统规则)。

他接着用一种 “愿汝遭地狱之火焚烧” 的口气总结道:

“本文的发表,毫无必要地侮辱了一位编辑兼作者,运用有名或无名的艺术家和艺术作品,来融合艺术与医学的诚恳尝试,这本来也应该是 BMJ 杂志的主旨。读一读索斯盖特博士为封面所写的短文吧: 她提供信息与看法时所运用的条理与风格,已经胜过了许多艺术作者。封面图案应该与内页评论结合起来读,因为后者经常在评价图像学等内容时,提及西方视觉艺术中人所共知的性别歧视:这一偏见早已为辛迪 · 谢尔曼(Cindy Sherman)等女性艺术家成功地分析、阐明和颠覆了。她们在这个课题中的智慧交锋,远强过那些将圣母与圣婴肤浅地描述成 ‘奶和娃’ 的人。”

《美国医学会杂志》1997年5月21日一期的封面(图片:JAMA)

《美国医学会杂志》1997年5月21日一期的封面(图片:JAMA)

一次分析与反思的绝佳体验

哇。吃颗药冷静点吧!我猜这位仁兄是忘了这篇论文,是发表在 BMJ 的圣诞特刊上的,这种年终期刊往往是广受欢迎的轻松读物。也许是有些轻率,但决不至于到因嫉妒而故意侮辱人的地步吧。

总之,不对结论追根究底的话,仅看这里面不少的学术缺陷,确实会使人认为,这项研究纯属玩笑。但是,我确实很欣赏这篇论文所提出的问题。 这个研究吧,它确实没为人类智慧的宝库里添点儿什么;但它却证明,在生活中的每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都能刨出值得研究的课题。 而我之所以会被《美妞与美波》这个研究所吸引,也完全是因为它的创造性(跟标题里的 “美波” 字样没有半毛钱关系!)。

作为一名曾经涉足医学生研究工作的业余爱好者,我在描述研究课题的时候,总是有巨大的困难。我有热情、有动力,但常常找不到方向。而且我相信,不仅是我一个人有这个问题。这篇论文对于我等患有 “课题方向盲” 病症的患者来说,是个很好的榜样,提示我们要朝没有人想到过的方向去寻找课题;而且找到的,应该不仅仅是一个轻松阅读的文章题目,更应该是一次分析与反思的绝佳体验!

【参考文献】

[1] The art of JAMA. Science News Update. 1996 Oct 30.
[2] Showalter E. Commentary: An inconclusive study. BMJ. 1999 Dec 18-25;319(7225):1604-5.
【编译说明】
编译自 Research Blogging 网站 2011 年 1 月 17 日文章: Of Boobs, Babes and the JAMA
作者署名 Pranab,原文发布后即被选为 Research Blogging 的编辑推荐文章,推荐人是该网站健康与医药频道的编辑 Peter Janiszewski 博士,Janiszewski 博士还是 Obesity Panacea 的博主。
英文原文: 请看这里
文章图片: JAMA
 Posted by at 上午 7:02

 Leave a Reply

(required)

(required)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Aminokyseliny pro svaly, sílu a regeneraci. Oblékáme se stylově - oblečení a hip hop oblečen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