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2012
 

“RAmen”,高举的手臂如林,在虔诚的祈祷声中,今天的布道结束了。

四一学院的学生彼得加快步伐,绕过拥挤的人群,追上了今天的布道人,神学教授保罗先生。

“保罗先生,你知道吗,那个达尔文昨天在四一科学会的周会上发表了他的最新报告,说什么人贝共祖。人是贝壳变的,你相信这种说法吗?”

“哦?”

“他还说人和乌贼拥有共同的祖先。”

“呃哈。”

“他说他找到了充足的证据,找到了从贝壳到人的中间环节,可是他却无法带来,因为那证据在陆地上,太大了,运不动。”

“他有说是什么样的证据吗?”

“一块很大的石头,里面有很多退化到几乎失去作用的贝壳,他说这就我们的祖先,介于有壳和无壳之间。”

“这就是他的证据吗?”保罗教授的脸上依然是和蔼的浅黄色。

“就是这个。”彼得的脸色变成了窘迫的白色。

保罗放慢脚步,一只手正了正帽子,一只手扶了扶眼镜,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彼得的后脑勺,宽容和蔼的浅黄色面庞带着微笑。

“年轻人,什么都要讲证据,科学要讲证据,宗教也要讲证据,神教之所以千年不倒,是因为它建立在坚实的证据之上。你还记得神教的起源吗?”

“千年之前,世人也在猜测着人类和世界的起源。有各种各样的神话和传说,有的说,人类是从一个在贝壳中产生的,有的说,人类是从泥土中产生的,各种各样,荒诞不经,但居然也有不少人相信。凡事都要证据,先贤约舒亚就是这样一个人,他相信世界是神创造的,但这是怎样一位神,怎样创造的呢?他要用证据来说明。于是,他带领了十四位和他具有相同志向的年轻人,开始了寻找神的旅程。

“那是艰难的旅程。起初,他们想到海沟里寻找生命的起源。在沟边的断崖上,他们艰苦地工作,一百五十支手脚一起挥动,想清除表面的泥沙,露出下面的岩石。然而从崖顶不断下滑的泥沙把他们的辛劳化为乌有。他们又想找到一处倒倾、没有泥沙堆积的断崖,好不容易找到了几处,却都是花岗岩,里面不可能有化石。

“这时,有一个叫犹大的门徒提议,既然海里找不到,何不到陆地上去寻找?或许会有突破。当时也有这样一种假说,说人的祖先是生活在陆地上的,后来才到海里来。约舒亚考虑再三,决定试试。

“上陆试试,那时很难。那时,人类还没有在陆地上自由行动的技术,只能偶尔顺着潮水到陆地看看,还要赶在落潮前回到海里,不然就会困在沙滩或者岩石上,最后脱水而死。要深入内陆,只能通过河流。

“即使通过河流,还是不容易,因为河水的盐分太低,人类不能在其中长其生存。所以为了通过河流深入内地,必须先做些准备。犹大提出了一个办法,制备盐浆,装在螺壳中随身携带,口淡时就喝一口。制备盐浆需要晴天,门徒们祈祷不要下雨,让他们前功尽弃。

“神听到了他们的祈祷,果真没有下雨。在神的保佑下,准备工作终于完成了。他们带着足够的盐浆,沿着一条河流向陆地进发。按照他们的计算,盐浆可用十日,如果四天——也就是时间过半——还没有结果,就必须返回。这一路上,他们互相关心友爱,多少次,他们谢绝了同伴递过来的盐浆,说“我不淡”。神是爱人的,这一路上,各种鱼虾不缺。虽然淡水鱼虾的口味不佳,他们也没有找到加热鱼虾的热泉,但总算免于饥饿。

“第四天结束了,仍然没有什么结果。沿路没有看到与人类相关的化石,只看到许多巨大的奇怪的骨头,圆圆的头骨,有脊椎,有长长的四肢骨骼,肢端分成五叉。从来也没有看过这种东西的活体,应该是一种繁盛一时,但已经灭绝了的动物。

“这天傍晚,约舒亚坐在水面的一块石头上,凝神向上游望去,面容像紫色晚霞一样深沉。当日晚餐时,他召集门徒议事,左右各六人,聆听他的训示,这是历史性的一幕,每一个教堂都有这个题材的壁画。他告诉十四门徒,明天继续向上游进发,因为他听见了神的感召。那个出主意最多的犹大却站出来反对,坚决不去上游,不去送死。于是他带着自己的那份盐浆走了,这样,他成了历史上最后悔的人。

“次日清晨,这是历史性的一天,约舒亚带领剩下的十三门徒继续向上游进发。不多时,他们走进一条峡谷。他们看见了,有一面断崖,上面的图案绝对不是天然的,绝对不可能。那深深的痕迹,那残留的色彩,那一定是智慧体的作品,是智能设计的结果。唯一的智慧生命生活在海中,而这里是海平面以上几百米的地方,从来没有文明踏足的地方,所以,只有一个结论——这是神迹!

“所有的人都八体投体,向神迹景仰。那是神创世的景象啊!

“看,神斜躺在地上,伸出一只神圣的肢体,那肢体与常人不同,一个肢体上又分成五肢,向斜上方伸去,就在那个方向,人诞生了。那一定是人的形象,因为他和人一样,有大大的眼睛,在明显的头部,还有伸展开的肢体。虽然肢体数量可能不止八个,但那也许是因为时间太久,风化太重,难以辨认的结果。在这图像的右方,刻着几个他们不认识的符号——FSM。虽然到现在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,但那一定是神的启示。神啊!赐给我们智慧吧。

“从此神教诞生了,那神迹至今还在,我曾有幸朝圣,体会到了与先贤约舒亚相同的震撼与幸福。这证据可以接受最严格的考证,不管是地质年代测定还是碳14测年,都可以证明绝非伪造。你还相信达尔文的说法吗?”

彼得的脸色由白变红,挥动六只手,一串气泡脱口而出:“让达尔文和他的进化论见鬼去吧。”

然后,他们迈开两只后脚,轻轻地走出了色彩斑斓的FSM珊瑚大教堂。

FSM神教宗教壁画。

FSM神教宗教壁画。


想了解飞面神教(FSM)?请大力点击 这里

想加入飞面神教?请虔诚点击 飞面神教Tode分舵

 Posted by at 上午 7:02

 Leave a Reply

(required)

(required)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„Bůh stvořil člověka, ale nedal si to patentovat, a tak to teď po něm může dělat kdejakej blbec.“ Jan Werich